号已易主,用来看文
新号>不惑,此号易主!!改名看心情,相遇随缘

【全职/周翔】Wildest Dream

*虽然不是很喜欢用英文名当文的名字啦……但是还真是它最合适啦。


*名字来自Taylor的歌,但BGM任意_(:зゝ∠)_


*小周生日快乐




01.

即使事态已经发展到貌似不可控制的境况时,也未必就真的不可控制。

这是周泽楷人生信条之一。每一次轮回团战陷入险战时,他几乎都能显示出无解的爆发力。双枪火力愈发彪悍,澎湃的弹潮把对手一点点推向无尽的深渊。这使他的信念又坚固了一些。

于是当周泽楷发现自己的目光又一次不受控制地向孙翔那边移去时,他有些慌乱,但在心底还是安抚自己,没问题的。

没问题的。

然而目光已经投过去,嚣张地在那个人的脸上打转。孙翔正在做日常训练,从这个角度能看到他微侧的脸——周泽楷也许某次在心里暗暗腹诽过,孙翔这个角度最好看,虽然别的角度也很好看。他突然有一种做错事气急败坏的感觉,视线装作自然地环顾四周,糟心地想,自己随便选的座位都带着心机。

视线跳跃一圈,还是卡在了孙翔的侧脸上。周泽楷放弃了挣扎,自暴自弃耍无赖,认真描摹着他的侧脸轮廓。侧面看去他的睫毛镀上一层屏幕的荧光显得比以往更加锐利;唇形倒是柔和,只是生得过薄又紧紧抿起衬得整个人都锋利了起来。

但眼神呢……周泽楷手不自觉托起腮。很漂亮,有点柔和,又融着巨大的热情。如果他今后有了爱人,那就是是他看她的眼神。

无解的枪王瞬间被什么噎住了。他有些尴尬地放下手,头垂下去看键盘,踌躇一会重新点开训练程序。

屏幕上出现准备开始的倒计时,周泽楷下意识又瞄了孙翔一眼。

结果发现孙翔直勾勾盯着他,目光带着困惑和询问,估计是想问问刚刚看他那么长时间干嘛。

周泽楷心跳腾地失控了,手指却下意识做出操作。轮回的队长迅速收敛心神,专注在训练上。

等到他把一整套训练程序过完,又条件反射一般瞄了他一眼,他已经不在看他了。

周泽楷皱皱眉,点下程序的重新开始。

 

 

 

02.

他不爱说话,但他的世界比很多人都要更加色彩斑斓。世界给他留下的印记温暖而又丰富,他也甘于接受,成长到如今这个挺拔的模样。

内心透彻又简明。

他的所有反常表现,归结起来不过是个三个字的答案,他心知肚明。

但每当他想把那三个字从心脏深处挖出来时,就会触及到神经牵扯出刻骨的疼痛,于是每次都本能般再让它沉到更深的黑洞中。

他受到过太多温柔的对待,但并不代表他就敏感懦弱。反之,他很自然地知道自己一定可以抗下那些鄙视的目光、调笑讥讽的声音。

这让他更清楚地明白真正有可能击败自己的是什么是——父母惊慌愤怒的目光、张开嘴想大喊拉出的皱纹,还是孙翔错愕的眼神,以及形状是一个伤人的词语的开头的嘴唇?

 

越是在意的人,越是不敢想象,越是痛心彻骨。

 

 

 

03.

对自己应该摆出的姿态,周泽楷也很清楚。不过是正常的生活轨迹,相比之下之前老看孙翔的习惯反而是不正常的举动。

从不正常到正常,对一个律己的人是个轻而易举的小任务。只是他一看到孙翔,呼吸一顿,觉得视线有点舍不得离开。

但他还是拿出了强大的自制力,几乎是强迫自己走向和平时截然不同的位置,在孙翔的背后。

坐下前他还是稍稍侧过头看一眼孙翔。

孙翔没有看他。孙翔果然没有对他换座位有任何疑问。

转过头他舒口气想鼓励自己,心却违背他意志地狠狠揪起来。

 

背后传来骨节放松的摩擦声。周泽楷背对着他的身形一顿。这是孙翔的一个习惯,周泽楷知道。通常在做完手操后孙翔会点开最后一个程序,做完就招呼着大家一起去吃饭。

周泽楷站起身,轮回整队都向他望去。他说:“有事,先吃饭了。”

队友也当然都知道他们的队长不爱说话,懒得让他解释,点点头又笑着和他挥手道别。

周泽楷拉起一个不大的笑容,径直走出训练室。

吃饭时他们习惯坐面对面的位置,周泽楷想要做就做彻底点,让这一切快一点结束,别带来更多的困扰。

他想想又笑笑。

根本没有开始,哪有什么结束。

 

 

 

04.

下午周泽楷来到训练室时,孙翔已经在那了。

其他人都还没到。周泽楷都不知道孙翔有来这么早的习惯,他估摸着是个偶然。靠近一瞅孙翔是趴在那午睡。周泽楷看他天生浅色的发丝掉了一缕在鼻梁周围,刘海盖住一侧的眼睛,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他轻轻拉开旁边的座位,又顿住了。

就这一次,就一次。

周泽楷苦笑地挣扎。

反正以后也许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他还是选择放纵自己,坐在他旁边无声地看他。

 

那缕发丝掉到了他鼻子旁,扫得孙翔有点不舒服,他闭着眼睛皱着眉蹭了蹭衣领。周泽楷笑笑,轻轻帮他挑开,孙翔的眉头就稍稍放松了点。

周泽楷看了他一会,伸手把他的刘海撩上去,完整地露出少年还显得有些青涩的轮廓。闭着眼放松的孙翔五官显得尤为柔和,他就看着这样少见的他。

过一会孙翔似乎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又把眉皱起来,就这个动作他就露出了几根凌冽的线条。周泽楷有点想笑,但他又看见了孙翔不安分颤动的睫毛,倏地感到全身僵硬起来,只有那几根触到孙翔头发的手指疯狂地发烫,心脏处传来猛烈的心悸,他想大口吸气又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呼吸了。周泽楷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他轻轻放下他的刘海,站起来走到训练室外靠在了墙上,一只手紧紧抓住那只刚刚触碰到孙翔的手,它正在不可抑制地颤抖。

连枪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个画面给他传递了一种不可言喻的悸动与猛烈的情愫,压得他喘不过气。

孙翔还趴在那,没有醒。

 

 

 

05.

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06.

情绪平复过去却带来更加令人无法呼吸的沉重。周泽楷几乎都要认命了。他知道这是场无始、更无终点的爱恋。

但是,反正也忍不住。

于是吃饭的时候周泽楷堪称肆无忌惮地坐到了孙翔的对面,放下餐盘的时候余光注意到孙翔也是在看他的,一种难言的心酸像电流一般窜过。他的手稳稳把餐盘放下。

当他刚刚坐定,把目光惯常投向孙翔时。他一顿。他很确定,刚刚孙翔是看他的。但是当周泽楷抬起头看他时孙翔迅速低头看向饭菜。他很确定。

枪王遇到这种局面也只有低下头暗自苦笑,他不敢去看对面的孙翔,举起筷子扒了几口饭,咀嚼变得困难,因为混着苦涩和无所适从的释然。

 

是被讨厌了吗?

 

也好。

 

 

 

07.

周泽楷猛然睁开眼睛,躺在床上大口吸气,手指紧紧抓住床单,心里混沌复杂一片,空气黏稠而冰凉。

他做了个梦。

 

他在绝对的黑暗中听到自己的心跳,蓬勃的跳跃声。静默片刻后他翻身下床,在黑暗中赤脚摸索到浴室里,打开喷头,温凉的水交织着沸腾的血液,他狠狠地咽下一口口水。

周泽楷梦到了孙翔。

他梦到他抓住了孙翔的手。

他也梦到了孙翔错愕的眼神。

还有那即将说出“恶心”这样伤人的词语的微张的嘴唇。

那是他想吻的。

 

 

 

08.

周泽楷用一种近乎强硬的姿态把自己和孙翔的心理距离拉到极致。他很清楚地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不能。

偶尔他站在远处会走神地看着孙翔,他想,他还那么年轻。

他能负担两个人的未来吗。

这种迷雾重重路即使是无解的枪王也没有把握能准确找到终点。周泽楷只好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进荣耀中。轮回以常规赛第一的成绩进入季后赛,所有人对他们的期望值上升到一个巅峰。荣耀是唯一一个能使他心无旁贷的东西了,在游戏中他是一个神枪手,和很多人一样去冲击荣耀的巅峰,去摘得胜利的桂冠。它燃烧着他的、他们的血液,让他们无暇顾及其他。

轮回全队完全进入战斗状态,他们一路昂扬,他们用青春谱写最热血的篇章。

当击杀掉微草的最后一个角色时,他们没有舒口气,而是更加握紧了拳头。

轮回王朝,我们来了!

 

总决赛前两天的晚上,照常做完训练的他们都已经各自回寝室休息。周泽楷刚准备洗澡,脱下队服摸摸口袋发现手机竟然没带,不禁有些糟心,但他还是重新穿上外套抬脚出门。

走到训练室门口他皱起了眉头。近了才看到透过门上一小块玻璃能看到里面有幽幽的蓝光。没怎么犹豫周泽楷打开门,听到有椅子撞击地板的声音。周泽楷打开灯。然后孙翔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周泽楷笑了。

“加练?”他问。

“恩。”

“早点休息。”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他的座位旁,摸到手机放进口袋,转身准备离开。

孙翔讨厌他,他知道的。

“周泽楷等等!”

周泽楷却被叫住了,他转过身。

“来一盘?”

孙翔走近一点,从口袋里又摸出一张账号卡,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周泽楷呼吸顿了顿。

“……嗯。”

 

他们打了两盘,打得都很放松。孙翔先以微弱的优势赢了一盘,第二盘周泽楷情不自禁认真起来,血量还有二十左右就把孙翔的小号踩到了脚下。

“……”孙翔有点不开心了,发出了轻轻的“哼”的一身,然后又笑起来。周泽楷看他的侧脸被屏幕的柔光照出细小的绒毛,显得很温柔。

“周泽楷。”

“嗯。”

“会有个冠军吧?”

“会的。”

他好像又有点开心了,看着电脑屏幕点点头。

“对,会的。”

孙翔重复一遍,歪歪头对他说,“那晚安。”

周泽楷暗暗握紧了拳头,又松开,对他笑笑。

“晚安。”

 

 

 

09.

一叶之秋是最后被击杀的,孙翔也在对战室里发呆了一段时间才出来。所以当他出来后就看到轮回一行已经在等着他了。看到他出来,一群人脸上都带着显而易见的痛苦,沉默地站在那。

结果是孙翔先说话的,“你们在这干嘛,去台上啊。”

一群人欲言又止。

大家都知道这个冠军对孙翔的意义有多大。他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伤口曾经一个个殷红深刻,结上能留下疤痕的痂,现在又活生生把这些还没愈合的伤口撕裂。

他现在是轮回的孙翔,他们知道他疼,他们也很心疼。

 

发布会匆匆过去,毕竟兴欣才是真正的主角。周泽楷靠在大巴座位上,眼神空空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他拿出手机,打开许久不用的微博。

总决赛的TAG早就被刷到了第一,他没往下翻几页,就看到一个话题数迅速上涨的TAG。

“#孙翔滚出轮回#”

周泽楷触电一样迅速退出微博,把手机塞回口袋,重新靠在大巴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车上气氛是一片死寂。孙翔不怎么习惯,但他也不想说话。

他觉得自己有点疼,不知道是哪,或者说,哪都疼。

于是他闭上眼睛,心里烧着一团冰凉的火,焦灼着让他彻骨。

 

这样的死寂一直持续到晚上他们一起窝在周泽楷寝室里吃零食,周围只有咬零食的清脆声音。气氛有些尴尬,但他们都懒懒地想随便尴尬去吧,继续咬着薯片。

平常爱吃零食的孙翔这次没吃,靠在沙发上头朝天发呆。

哥几个互相看一眼,不需多言语,用眼神催促副队快去安慰。

江波涛:“……”但还是老好人地打破寂静,“这个夏休期轮回会组织旅游,小翔你想去哪啊?”

孙翔回过神,张张嘴,几次又没说出话,最后长吁一口气说,“副队你不用这样。”

其他几人都愣了,本想活跃气氛吐槽孙翔情商爆表了,却都被噎住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们看到他们的孙翔笑了一下。

真是难看的笑,苦涩又生涩。他们有点怕孙翔下一秒笑着流下眼泪,不过他没有。

 

周泽楷第一次知道,人是真的会心痛的。他感到他的心脏疼得几乎都要裂开,呼吸的气流沉重不堪,身体要负荷不住,眼眶有点充血发红。

也就是在那一刻,他向自己宣布了自己的无可救药。

 

 

 

10.

轮回打算的夏休期旅游计划终究是没有实行,因为世界荣耀邀请赛的战火已经烧到了全球十六个国家,这个夏天的热烈更盛,无人敢去阻止,他们也不想去阻止。

在夏休期刚开始的那段时间,轮回没有人立刻就跑回家,家不在本地的孙翔也是。他的消沉显而易见,不想让家人看到这幅样子。周泽楷看着他的黑眼圈都觉得心疼,好几次他都想握住孙翔的手,和他说,我们一起承担。

但他没有。可以解释为不想再给他徒添烦恼,不如说有些痛不如自己一个人消化,一起承担只会给他增添更大的压力。

现在不是一个告白的时机。

 

世邀赛的消息出来的时候,孙翔已经恢复一点了。他每天都会刷微博,PO几张自拍,照片里的他笑得肆意张扬,周泽楷点了个赞,保存了。

孙翔刷新一下看到周泽楷的赞,跑过来拉着他自拍。

在把自拍刚准备PO出去时他手机一震动,页面跳过去。孙翔有点恼火,也没看是谁按下接听粗声粗气地说:“喂?”

过了几分钟他震惊地扭过头喊道,“周泽楷我们——”

孙翔看到周泽楷也在看他,他一慌神,还是就着枪王的微笑把下面的话接完,“——被选上国家队了?”

周泽楷放下手机,点点头。

“对。世邀赛。我们。”他说。

 

新的沙场等待着战无不胜的他们。

 

 

 

11.

中国队取得首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冠军!

孙翔放送捏着鼠标的手,视网膜上还残留着技能的光影。他心里滋生出一种奇异的平静,他听到了自己血液奔腾的声响,和骨骼拔节的声音。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是如此的广阔,整个璀璨的宇宙都在他的胸膛中跳动。他闭上眼,几秒后睁开,走出那个狭小的空间,去面对更加宽阔的天地。

他听到了整个世界都在为他们颤动,观众席上各国国家的荣耀爱好者都在疯狂地大叫、鼓掌,声嘶力竭。

各个大神差不多都在同一时间出来,他们互相拥抱,笑得开怀而坦然。有几个眼眶都红了。两个月前他们是互相拼命厮杀的对手,现在他们是整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队友。叶修咬着一支烟特别想点,被楚云秀一把抢下说“别败坏我们的形象”,然后像男人一样豪气地拍拍他的肩。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四处找别人互相放垃圾话,话比平常还要多出好几倍,到最后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喻文州想,牙好疼,胃也好疼。然后他总结了一下黄少天话里的关键词,向已经头晕脑胀的李轩扔过去。

孙翔也是刚被垃圾话打击的可怜人,但他开心,他超级开心,以至于他抗垃圾话的能力比之前强了好几倍。周泽楷站在他背后,他目睹了整个过程,有点想笑,加上刚夺得冠军的兴奋,他就笑了,笑得无比开怀,以至于孙翔转过身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看到他这样第一反应是后退一步。然后孙翔笑得比他还要开心,他顺手拥抱了周泽楷,含糊不清地说,“卧槽,你也会笑成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被他抱住的一瞬有点想逃,但过一会反手抱住他,“……开心。”

“特别开心。”

“你话怎么这么多啊!”孙翔松开他,周泽楷也只好恋恋不舍地松开,看到了他不停的闪烁的双眸,“我也是,特别开心。”

然后孙翔握住了他的手,四周环视一圈确认摄像机还没上来,听不清他们说话。孙翔握紧他的手,清清嗓子,笑容中仿佛带着光,眼眸也如星辰一般闪烁。

“周泽楷,我喜欢你。”

 

 

 

12.

周泽楷在书桌最下面抽屉的放着一个本子,他大概已经忘了这个本子的存在了。

 

“我不想把这件事忘掉,所以记下来。

“昨天打完嘉世,刚打算坐大巴回去。我发现赞助商给我的手表放在备战室忘带了。不想麻烦谁,所以自己去拿。

“走到备战室门口有个挂着轮回工作牌的一个工作人员突然叫住我,神情有些慌张,眼神透着一种难过。

“她把我带到嘉世的作战席那边,打开了门,皱着眉轻声说:‘嘉世的人已经走了……’

“我走近了一点,发现是嘉世的孙翔,他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他的睫毛不安分地颤动着,嘴唇抿得很紧显得很苍白。

“他真是太累了。”

 

 

 

= = = =

呜呜呜写完了,激动我死了最后那句我真是想写很久了TAT原本结局不是这样的,但是写着写着突然觉得这种结局才对嘛,至于原本的结局等我期中考结束当成一个小段子放出来TvT

这篇写了不算久,但写的真的好开心TvT以及剧透一下,翔翔生贺是以最后那个工作人员的视角写的,攒人品完了祝我期中考试成绩爆表吧_(:зゝ∠)_

本来打算定时小周生日那天发的,怕撸否抽风就现在放吧,周先生生日快乐!



评论(13)
热度(118)
  1. 不惑不懂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是写得最认真……也不是自己其实超级喜欢的

© 不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