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已易主,用来看文
新号>不惑,此号易主!!改名看心情,相遇随缘

【周翔】今已亭亭

【520(1?)交换点文】命题:树周x小鸟翔


昭是太太的点梗……

是不怎么擅长的类型想了很久写的还很……不敢艾特了T T

ps:看着“什么鸟都行”时认真地想了很久小石楠花周x【】翔,不行太污了脑洞了一半放弃了_(:зゝ∠)_



= = = =

 

  1.

 

  周泽楷想,有的时候一些事情真的很麻烦。

    有一只鸟,在两年前飞到了他的身边。那个意外来客彼时左右翅膀上各有两道血淋淋的伤口,即使这时他还羽翼未丰。羽毛上的血迹凝成了血痂,让人一瞥便觉得触目惊心。

    周泽楷低着头查看。这只鸟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羽毛色泽却是靓丽的,如果没有尘埃覆盖其上的话。头顶两撮翘翘的毛倒是显得有些搞笑。周泽楷手足无措,只得皱着眉头看着这个不速之客。不过幸好,一直保持着晕眩姿态靠在他身上的鸟生命力顽强,不一会竟然醒来了。

  接着就发生了很麻烦的事情,比他后来供这个小祖宗又吃又睡又玩又宠更麻烦的事情。

  ——这只鸟,竟然是能说人话的!!

 

  

 

 

  2.

 

  “啧,这次好像伤得有点重、嘶,疼疼疼。”

  周泽楷听到了一个声音,大概是一个青年在说话——他是拒绝承认这是鸟说出来的话的,如此不可思议以至于他艰难地向四周望了望,只是可惜周身确实没有哪怕一个人类。周泽楷非常茫然,周泽楷十分懵逼。

  鸟挣扎着,似乎是希望自己能够站起来。他把翅膀撑在地上,想要使脚能够着地,可是他失败了。失败得理所当然,周泽楷想着,却看到他不甘心地用翅膀拂了下地,又因为擦到伤口倒吸一口凉气。

  “好像比想象的还要重啊。”

  他轻声、似乎满不在意地念叨着。

  周泽楷心猛地一揪。

  他沉默地盯着他一会,只是仍然不知以什么动作面对。鸟又折腾了一会,脱力靠在树旁,呆呆地望着天,似是在歇息,过一会又闭上眼睛。周泽楷犹豫了一会,终于轻轻触摸过他的腹部。绒毛柔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宁静平稳的呼吸,他应该是睡着了。

  孙翔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块用几片树叶交织在一起粗糙被子。

  他疑惑地在原地愣了一会,接着翅膀环绕,把树叶紧紧贴上自己。

  “这什么叶子啊……”

  还怪香的。

 

  

 

  

  3.

 

  “我的梦想是能飞上太阳。”

  孙翔兴致勃勃地对周泽楷说。

  周泽楷已经用这幅身躯见证了太多漫长的时光、沉默的太多岁月,此时对他的毫无可行性的雄心壮志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他不忍心反驳亦或是打击他一丝一毫。这只鸟身形健美,尤其是在说出这种话时,抬起脖颈斜眼看着一切时骄傲的样子,如同他曾最热爱的阳光一样耀眼。

  “只是现在做不到,今后一定能做到的!”孙翔挥挥翅膀,两道伤口的印痕还依稀可见。

  “你看那个地方,那是今后会被翔哥我踩到脚下的!”孙翔用喙向太阳的方向指去。他顿了一会,觉得无话可说了,就用脖颈蹭了蹭周泽楷,接着双爪一蹬,挥动羽翼悬在半空中,拜拜头像是在抛一个没有手势配合的飞吻,“我去练习了,明天再来看你咯。”

  周泽楷看着他渐渐飞远,在视线中最后缩成一个模糊的小点。

  他突然很想伸伸头,再看得远一点,再看得清楚一点。

 

  

 

  

  4.

 

  “我明天再去挑战一次。”羽翼丰满的鸟站在他身上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开口说道。周泽楷明明是看不到他的表情的,他却情不自禁地幻想出了他现在的表情:信誓旦旦的、神采飞扬的、熠熠发光的。

     周泽楷真的很想好好地对他笑一笑。

  “加油。”他说。

  他很明显地感受到,站在他身上的孙翔突然颤抖了一下,钩爪紧紧地嵌附在他的表皮里,连带着愈加警觉的双眸向四周毫不留情地扫去。周泽楷有点委屈,孙翔抓得他有点疼。

  “是我。”他憋屈地说。

  孙翔在原地又楞了一下,倏地腾空而起,悬在周泽楷的面前。

  “是你?”他问着,语气中带着不可思议和紧张。

  他在空中又悬停了一会,接着突然上下翻滚跳跃旋转,嘴里还大喊着什么——

  ——“卧槽!树竟然会说人话!!!卧槽!!”

  听着他大喊的周泽楷觉得五分心塞、三分诡异、两分好笑。

 

  拜托啦你先看看自己好吗!

 

  

 

 

  5.

 

  “早知道就不跟你说了……啧。”孙翔低着头说。虽然他的羽毛偏深色系,但周泽楷还是自动脑补出了脸红的样子。

  “啧,你好烦啊!”孙翔越想越气,忍不住用喙狠狠啄了他一口。到现在为止只说过四个字却在他漫长的时光中第一次被人嫌“烦”的周泽楷因为痛抖了一抖,树叶沙沙地响。

  本来还以为只是一个正常而普通的树洞的。孙翔闷闷地想着,觉得脖子以上的羽毛全部在狂喜乱舞地倒立,连带着更深层的皮肤散发出的热度惊人。

  

    “你的梦想是什么。”孙翔突然问道,像是为了缓解着尴尬的气氛,只是头缩在羽翼中,声音像水纹一般氤氲开。

  “去更远的地方。”

  周泽楷很快回答道。

   孙翔愣了一下,接着问他,声音仍是那么模糊不清。

  “你活多久了?”听上去好像有点不大礼貌,但孙翔不在意。

  “很久,记不太清了。”

  “哦……”孙翔应了一声,没在接下去。周泽楷也没打算把对话一直进行下去。夕阳很早便落下了,他们头顶是万丈星空,星云纠缠成壮丽的形状。

  他突然开口:“我带你去呗。”

  这时孙翔还缩在周泽楷这棵身高二十米的树的身旁,他还因为高处不胜寒把自己蜷成一团,就是一个小小的点。周泽楷笑了一声,孙翔狠狠啄了他一口。

  “你开花,我把花瓣带到……更远的地方去。”他缩在翅膀里闷闷地说。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用枝杈把他拢在怀里,轻声说:“谢谢。”

 

  你的心意我确实的感受到了。

 

 

 

  可惜他不是一棵雌树呀。

 

  

 

  

  6.

 

  那这样,也算是有共同的梦想了。

   孙翔拍着胸脯和他说。

  看我今后罩着你。嘿,你去问问翔哥我方圆百里是不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孙翔勾着他的一根枝杈说得开心,周泽楷乐意听他说话。

 

  哎对了。

  嗯。

  我……我要找个地方搭窝了。

  你、你,你位置还够不够容下一个翔哥我啊?

 

 

  容下一堆生物学的奇迹杂交种都够。

 

 

    当然,这话周泽楷没有说出来。他只是拼命摇晃一树的叶子,营造出一棵树在点头的奇异景象。

 

  

  

 

  7.

 

  他看着他长大。

  他看着他一树花开花落,春夏秋冬,四季斑驳。

  他们看着万千日出日落,云起云涌,星斗转移。

  并面向晨光进发。


END

算是赶上了末班车吧……_(:зゝ∠)_觉得自己已经咸鱼得要开始复健了

评论(5)
热度(84)

© 不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