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已易主,用来看文
新号>不惑,此号易主!!改名看心情,相遇随缘

【周翔】航游天光

※吸血鬼×圣职者PARO

※没有经过考究,可能有BUG

※最近人品特别好,回报社会_(:зゝ∠)_

※其实是个小甜饼_(:зゝ∠)_

友情提示:直接畅读,别找了没有链接_(:зゝ∠)_



= = = =


周泽楷看着信的落款,不知怎么得有点感叹唏嘘。

一年了。




一年前他们的事情刚刚传出了点消息。江波涛和肖时钦苦命地想尽办法和上级周旋。周泽楷不喜欢给别人带来麻烦,加之风传越来越多,久而久之,他就萌生了“逃离”的想法。

他正在打算和孙翔说说这件事时,孙翔的身体就开始出问题了。

一开始只是偶尔身体某处疼痛一阵,几分钟就好了。孙翔不是很在意细节的人,以为是之前的哪块伤口的老毛病,就没有和谁说过。遮遮掩掩到后来,身体里每一根血管就像要炸裂一般疼痛。疼痛给人带来恐惧,但孙翔从不承认自己恐惧过什么,还想自己一个人扛。

但他藏不住。

痛得每一根手指都在抖。周泽楷给他端水进来,看到孙翔半跪在地上,颤抖的手指捂住心口。水杯“哐”的一声掉在地上,裂成碎片。周泽楷在那一时刻,深切地体会到了人类才会有、吸血鬼不会有的情感。无助、对死亡的恐惧,他大脑混沌一片,看到玻璃碎片上有星点的血珠。

是谁的血。他当时想。



江波涛慌慌张张地赶过来,嘴里还念叨着果然果然。周泽楷听着心烦意乱。他开口,语气很平:“果然?”

“你是吸血鬼他是圣职者,”江波涛看着孙翔说着,“本来彼此的血液对对方都是毒药,他到现在才有反应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那怎么办。”周泽楷听着他说话,突然恼火了起来。

“小孙只有一半血统,你的血统又很强,说不定能压制。”江波涛把毛巾递给周泽楷让他给孙翔擦汗,“压制就可以了,毕竟吸血鬼的治愈能力很强。应该没问题?”

“哦。”周泽楷回应道。江波涛终于转头看他,脸色沉了下来。

“小周。”

“恩。”

“我和肖压不住了……你们快点走。”

江波涛说。

周泽楷给孙翔擦擦汗,说:“好了就走。”



而后孙翔的情况竟然越来越严重,每次都是恰恰好熬过那些危险期。周泽楷现在想来还是有点后怕,但他从来不会想象孙翔真的出事的情景,反正都已经过去了,徒自感概也是矫情,还不如好好想想今后要怎么一同过去。

最严重的那一次孙翔干脆就趴在床上起不来了。燥热的血液在血管里奔腾,像火山爆发一般激烈,炸得他额头一阵阵冒冷汗。

按照江波涛所说,孙翔的血液现在就相当于王水,想要把他的身体腐蚀干净。周泽楷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刚想把他扶起来喝点水,孙翔就抓住枕头向他一扔,说出去。

他的声音不大。周泽楷顺着他的手臂一看,血管泛着红色微微突出。周泽楷不知所措。孙翔用一只手背蒙住眼睛,重复了一遍。

“出去。”

周泽楷在门口犹豫了很久。孙翔一睁眼看到他还在那,捏紧了手指还想起身,把周泽楷吓了一跳。他赶忙把门关上,去了之前居住的教堂。

他在忏悔室里不住地走神想着孙翔现在怎么样了。这时他听见一个老妇人颤颤巍巍的声音。周泽楷回神想了想,是之前经常来这个教堂的那个老妇人。周泽楷还和她礼貌地交谈过两句,很虔诚的信徒。

她说:“神啊……”

“听说最近有神的叛徒与异端结合……”

“请您审判他们……请您保佑这片您赐予的、遍布神的子民的土地……”

周泽楷在忏悔室认真地听着。他认真地想,愿神保佑他的子民。

也愿神保佑我和我的爱人。



傍晚周泽楷回家,立刻推开门。孙翔整个人都蜷在被子里,那么高大强健的人窝成小小的一团。地上躺着一个碎裂的玻璃杯和一滩水渍。周泽楷绕过那些走到床边看着他,有些心疼地想,他就是不想让他看到他这个样子,才让他走的。

他帮孙翔整理整理了被子,露出凌乱纠结的头发和小半张脸,额头没有冷汗,脸色也显然的好了很多。周泽楷终于舒了一口气,没拍醒他,想让他好好休息一会。

孙翔皱了皱眉,突然睁开眼。

“好了?”周泽楷问。

“嗯。”孙翔的声音带着大病初愈的沙哑。他掀开被子,靠在床头一会,伸了个懒腰,“啊……终于不疼了……”

“累死我了。”他嘟囔着,又突然伸高音量,“周泽楷我饿了……”

“我去做。”周泽楷从善如流起身。



不知是不是祈祷的作用,孙翔在那次之后真的没有再出现过这样的状况。周泽楷估摸着时间已是极限,不能再拖了。于是有一次,在看着孙翔吃饭时,他开口了。

“孙翔。”

“哎。”孙翔正把最后一块肉片塞进嘴里,含糊地应着。

“我们逃?”

“……”孙翔停下动作,直视他的眼睛,“逃?”

“……到处走走。”

敏锐地注意到他对“逃”这个字的不满地周泽楷迅速更换了措辞。

“行啊。”

孙翔随意应了一声,把饭粒扒进自己嘴里。

就这样,决定了今后一年四方流亡的生活。




就在这他们离开原来的地方几天后,出现了大规模的搜查活动。

“大概是被追杀了。”孙翔舔了下嘴唇,竟然还有些期待地说道。

“……”周泽楷不知道说什么。孙翔作为圣职者和被称作“异端”的身为吸血鬼的自己结合,一直把圣职者刻意捧到宗教高度的王室绝不会手下留情的这种事他早就考虑到了。确实是被追杀了。以清洗堕落者的名义。

只是孙翔自己没有“堕落者”的自觉,反而跃跃欲试想找那些追杀的人干一架。

很幸运,像“流亡”这样的词对于他们的日子来说,还是太寒碜了。级别很高的圣职者必须作为王室的护卫和维持宗教表象的脸面困在首都中,只有级别较低的圣职者参与这场追杀。周泽楷和孙翔战斗力又在整个大陆上都数一数二。久而久之这种追杀竟然成了消遣时的乐趣。比起这些很少出现的追杀者,有的时候甚至是日常开销的短缺更让两人头疼一点。记得打三份短工的那几天恰巧碰见了勒索别人的地头蛇,孙翔把气撒到他们身上,狠狠地揍他们一顿。

幸好没有出人命。

那次其实还出了点意外。周泽楷的血液供应基本都来自孙翔。虽然周泽楷仗着血统优势几乎痴迷地索要作为圣职者的孙翔的血液,但这是绝对不够、也绝对不行的。那次打完后周泽楷脸色发白,孙翔看了一眼就知道太不对劲,赶紧冲过来扶他。

“血不够?”他低声问。周泽楷咬着下嘴唇,过一会点点头。

“……我不行,对么。”

有些惊讶他的敏锐,周泽楷愣了一下再点点头,目光顺势扫过他的领口。右锁骨上方的位置有两个小小的痂,那是昨晚留下的痕迹。孙翔在之前的疼痛过后伤口总是愈合得特别快,也是应征了江波涛所说的血统压制。

“那就他们的吧,别出人命。”他说着,顺便扬扬下巴示意趴在地上人类。周泽楷在心里纠结了一会,又转过头来看孙翔。

在一起这么久,孙翔也渐渐能明白周泽楷那不习惯出于口的心思,“在意这么多干嘛。你身体里流得最多的……”

“当然还是我的血。”




那一天是大陆的节日,没什么活,他们两就在这个陌生的城镇内到处乱逛。最后误打误撞进了城中一处废弃的教堂。

“今晚就住这里了。”孙翔看着还算干净的长椅,满意地说。

“……”终于有点流亡徒的穷困样子了。

这个教堂很大,当初建造时也是很明显的费了心思。最显然之处就是四周环绕整个建筑物一圈的彩窗。光线透过在地面筛下琉璃般溢彩的影子,孙翔盯着地面看了很久,出神般说出口,“真是漂亮。”

周泽楷看着他映着光斑的侧脸,光影摇曳成盛大的宴飨,恍惚开口:“真是漂亮。”

圣母雕像在头顶上慈祥地看着他们。孙翔抬起头看着周泽楷。


漂亮得都不像在这个人间。




傍晚城镇里开展了庆祝节日的活动,孙翔耐不住清闲拉着周泽楷去看热闹。街道两旁有光线柔和的火烛。那时流行一种火药制成的可以拿在手上挥舞的短小烟火,镇上的小孩子都爱玩。孙翔没见过这种玩意,硬是凑着打零工的钱买了一小把,递给周泽楷一半。

点燃。

一开始的沉寂后火星四溅,落下后仿佛流星,和位于头顶上的星空成了最合拍的辉映。四周都是挥舞着烟火的小孩子,孙翔和周泽楷两个大高个杵在其中不禁有些违和。好在这烟火溅出的光不是特别明亮,隐隐约约只能看到大概身形。小孩们玩得兴起也没人注意。这片带着璀璨星辰的黑暗小世界里,有两个非人类的异端偷偷拉住了手。

安全温暖得令人痴迷。

夜渐渐深了下去,小孩一个个被家长领回了家。最后一支烟花烧完、最后一丝光亮湮没之际,孙翔拉住周泽楷,与他接了一个吻。




肖江两人为了能把这封信送到他们手上也是大费周折,甚至动用了叶修这边的关系,让一个吸血鬼送来的。信的内容很简单,寥寥数字,透露了一个消息。

为了维持圣职者宗教的神圣性,会找个死刑犯接受火刑,并向外宣布这是孙翔。

“以后孙翔这个‘人’在世界上就不存在了,你们自由了。”信中写到。

孙翔又把信看一遍,有些纳闷地问:“他们说的是好事?为什么我看着那么窝火呢?”

周泽楷看看他,点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现在在前往下一个城镇的途中,是一片广袤的草原。兜兜转转了一天没有找到能住的房屋,就大大剌剌地在一个断崖旁准备休息一晚——这个地方还是孙翔选择的,说是能看到第二天的日出。


夜幕降临,孙翔准备休息,周泽楷凑到他旁边,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脖子。

孙翔的衣服领口开得都不算小,周泽楷摸摸能摸到锁骨上方的痂。

不知道孙翔有没有发现……


他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头顶是呼吸着的万千星辰。


对其他人,周泽楷吸血只会在脖颈上随意开两个洞。对孙翔,心理洁癖也好,特殊对待也好。右锁骨的上方,心脏更上方的位置。


他靠近一点,头埋下去,用尖牙刺破血肉,趴到了孙翔的身上。


这里曾经或许有一个功勋一样的小小的伤疤,或者一颗刻着性感带着暗示意味的痣,此时都被利齿破开,融到血肉里去。

他的姓名会被抹消掉,他的痕迹会被自己的痕迹取代,但他的存在却更加生生不息。

何止毒药。

——是毒品。

惹人上瘾。




孙翔摸着周泽楷柔软的黑发,一路向下,到了他的脖颈。

周泽楷脖颈上有一条微微突出的血管,仔细看能发现它泛着微微的红色。

那里流着自己的血液。



一个不怕阳光的吸血鬼。

一个身体里流着三分之一异端血统的圣职者。

两个藏有人类之心的……怪物。


这样也好。


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也只有彼此可以依靠了。




孙翔低声喘息着,伏到周泽楷耳边。


“来做吧。”




太阳还未升起,孙翔就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身下还有粘腻的痕迹,但他全然不在意。周泽楷坐在他旁边。

风拂过草地一片窸窣声响,草叶划过脸颊的触感粗砺又让人安心。这时光线从远处袭来。周泽楷身边围绕着清晨的第一缕柔和的光芒。孙翔听到他开口,声线浅浅淡淡地叫他。



“孙翔。”



他说。



“天亮了。”


END


^q^太多矫情的感慨,但很开心

能写文真是太好了w

哦对本来是个大长篇,这个是番外,现在这个是正片,别问我为什么,人之本性【严肃

评论(10)
热度(115)

© 不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