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已易主,用来看文
新号>不惑,此号易主!!改名看心情,相遇随缘

【周翔】记录停止

不管怎样,产粮才是硬道理_(:зゝ∠)_

※标题来自《Without you》的歌词,Alyssa Reid的,和文章没什么关系,但个人认为挺好听的就是了_(:зゝ∠)_

 

 

 

杜明抹了一把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啧了一下嘴,向不远处的孙翔喊道:“翔啊队长有和你说他飞机晚点了吗?”

孙翔低下头又看了一眼攥在手里的手机,说没有。

半晌后他皱起眉白了杜明一眼,“说了别那样叫我。”

他绕了机场一圈又一圈,还是没看到周泽楷的身影。孙翔呼出一口气,扭头去找杜明想说些什么。转头的瞬间视线迅速扭曲到一个背影上。他顿了一下,忙不迭向背后的杜明喊道:“找到他了!”

杜明闻言回头一看,更慌忙地向孙翔叫:“哎哟你别看错了那是队长吗头发颜色都不一样——”

话音还没落,孙翔迅速地拍拍那个身形的肩,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就无所顾忌地把头放在他的肩上,双臂狠狠箍住那个人的腰,给了那个人一个拥抱。

周泽楷微微把头低下来,靠在孙翔耳边,熟悉的湿热气息萦绕过来。他说:“我回来了。”

 

 

====

 

记录停止

 

仗着爱情,我们都活成了对方的模样。

 

= = = =

 


周泽楷退役后,曝光率比以前少了很多,他就安安心心地住在他和孙翔合伙买的房子里。日子安稳到无趣,两个人便是对方生活的调味料。这样想想,倒也乐得这份无趣。两个人都乐此不疲。

直到有一天,周泽楷身处国外的父母打了一个多小时的越洋电话,言辞肃然地要求周泽楷去国外留学。

很早前周泽楷就和家人出了柜,疯狂过一阵子后便没了下文。周泽楷一直没交男朋友,父母也就一边默认这件事一边在心里想着法子把他掰回来。孙翔退役后,周泽楷给父母打了电话,不善辞令的他艰难却又执着地说,我要和孙翔过一辈子。

他的父母沉默了很久,电话那边只能听见沉重的呼吸声,然后“啪”的一声挂断。然后过了半年,现在他们要求周泽楷出国。

身为子女,周泽楷能理解父母的主意——去国外,去一个远离孙翔的地方,过上那么几年。其实周泽楷父母已经是很开明的家长了,既然曾经默认,按照他们的性格,是把这当作考验的。加之之前职业问题一直很少和父母相处,此次前行也可以被称作是尽孝心了。

 

但周泽楷舍不得。

离开孙翔四年时间,不能在朝夕之间拥抱他,他舍不得。

然而如果周泽楷去了,并能让他们的父母见证他们的感情的无所畏惧,也就能彻底得到他们的肯定。

 

一开始周泽楷没把这件事与孙翔说,他整天想着如何能让这件事得到两全其美的解决。周泽楷的表面功夫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孙翔毕竟和他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说再和以前一样大大咧咧、从不关注他人感受也是不可能的。

彼此依偎、共枕而眠,只要那么一个绵长的叹息便能让孙翔勒令周泽楷说出一切。而孙翔也就这么做了。

周泽楷也就这么说了。

在沉寂了那么两天后,孙翔把菜端到周泽楷面前,突兀地和他说,去吧。

周泽楷微讶抬头。孙翔的目光直射过来和他对视,维持了一会。他的下颚拉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开口说:“你看看你的黑眼圈。你要是再这么纠结下去,变丑了我就不要你了。”

周泽楷低下头,无声地笑笑,突然拉住孙翔的手臂把他拽进怀里。汤汁洒出一点,孙翔爆了手速才把盘子放到桌上,不满地看周泽楷一眼。周泽楷不顾他轻微的挣扎,把头放在孙翔肩上,唇舌靠在耳廓旁边。声音或许是因为失眠的缘故,有一点沙哑。

“等我。”他说。

孙翔捧住他脸揪了一下,露出一个可以被称作“傲然”的笑容。

“你别怕。”他回答道。

 

 

思绪转了一圈,他已经坐在孙翔车的副驾驶座位上。他扭头看他。四年过去了,五官和之前相比幸好没有多大出入,锐利依旧,侧面看去轮廓鲜明锋利。只是周泽楷看着他,视线还是不由得停顿一下。

孙翔的发型没变,但发色很明显的没有染过的痕迹,干净的黑。

也是某种不可言明的默契。他摸摸后脑勺的碎发,无声地笑笑。

 

坐在后排的杜明突然明白为什么当初副队吴启吕泊远方明华一号人都推脱自己有事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闪闪发光的电灯泡,大功率、无需能源消耗,清洁环保。车内寂静得让他感觉有点可怕,他摸摸下巴,问道:“唉队长你怎么染发了?”

“……挺好看。”这样说好像有点自夸自擂的嫌疑,但周泽楷一时也想不到别的理由。

当初为什么把自己头发染成棕色呢。只是早上起床洗漱照镜子时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染个发,然后正好他又是个行动力满分的人,就去做了。

为什么呢。

 

话题没有进行下去。杜明觉得自己功率似乎又大了点,乖乖闭嘴,装作四处看风景。车内又安静下来。孙翔“啧”了一声好像有点不满,腾出一只手按开音响。

不算很低沉的男声从音响中流泻出来。周泽楷听着耳熟的旋律不禁一愣,低声问道:“张国荣?”

“恩,”孙翔没有看他,但耳廓微红,“你走前不是喜欢他么。你走后我就听听,觉得确实不错。”

周泽楷想到自己手机里现在的播放列表,清一色的英文歌。哥哥的歌也还存着,但很少听了。实在是国外的环境所致。想之前孙翔才是热衷于英文歌的,跑步时必听那首《Young and Beautiful》,带着周泽楷在国外这几年一运动就不自禁循环着那首歌。

有什么东西变了……他想,但这些变化意外带来的全是熟稔和安宁。

 

路中途把杜明放下,然后就直接奔向他们的家。周泽楷一路看着风景变化,呼啸而过。但大体的路还是没变的……安心感奔腾而来,他第二次感到不可用言语描述的巨大归属感。第一次是在轮回第一次夺冠一群人破例喝酒醉得回宿舍还嚷嚷着要打牌狂欢通宵结果到了队长房间直接不省人事倒头就睡,第二天在同一个房间周泽楷睁眼的那一瞬间,看到周围所有队友嘴角都带笑地呼呼大睡的那一时刻。
真好。什么都真好。

 

 

速冻食品搬上了桌。周泽楷看着摆筷子的孙翔,心念一动,突然把他拉进怀里。一根筷子掉在地上。孙翔不满地瞪他一眼。周泽楷突然想到那一年他也是这样看他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蜂拥而至。他低下头,狠狠磕在他的唇上。

好久没有接吻。但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技巧近似于本能。很快他们两个就找回了以前的状态。唇舌纠缠研磨,情欲的火焰很快烧了两个人一身。周泽楷低喘着把孙翔按在餐桌上。饺子的汤水洒出来一点。孙翔搂着他的脖子,呼吸沉重。

突然他没头没脑地笑了一声,说:“我突然想起来没有润滑唉……”

“……”周泽楷想扶额。周泽楷想吐血。但好久没有接触到孙翔跳跃的脑洞了,在这种情况下倒也蒸发出一种不明不白的甜腻味。

那怎么办?你总不能让我现在这样子去买吧?周泽楷直视着孙翔的眼睛,一边在大脑里迅速思索什么是可以用来代替的。

孙翔放开他的脖子,瞳孔中倏地闪过一丝光亮,“我床头抽屉里好像还有……你去找找,看看有没有过期。”

好好好。周泽楷认命地松开箍在孙翔腰上的手,向卧室走去。

卧室的布局和以前没什么区别。甚至可以说就是一样。周泽楷的内心又一次汹涌起来,使他更火急火燎地想要拥抱他的爱人。拉开抽屉,有几袋袋装的润滑剂,旁边放着票据。周泽楷留心一看,打印时间显示着三个月前。

那天……他思索着,好像他和孙翔打了个电话……

意识到这一点的周泽楷更加口干舌燥,想直接冲到孙翔面前。但他还是想起恋人的叮嘱,看了看背后的保质期。

 

手指交缠着相扣握紧,很长时间没做,两个人的反应都近乎青涩。如此带来的快感也更加疯狂。敏感的身体几乎经不起对方的任何挑逗,倒是平添一份情趣。孙翔闭着眼睛,面色潮红,身体也是泛着淡淡的粉红色。这一切陌生而又熟悉,周泽楷看着他,觉得自己内心的感情几乎要漫出来。异国他乡的无奈思念在终于回到自己家时喷涌而出。他俯下身,在孙翔锁骨上轻轻咬了一口。

 

 

结束后孙翔颤颤地去浴室洗澡,周泽楷跟过去帮他。没多久,孙翔放在客厅的手机突然响了。脱力的孙翔红着脸推了正在帮自己清理的周泽楷一把,让他去把自己手机拿过来。

周泽楷只好皱着眉头应了,随意用毛巾擦了一下手上的水。拿起手机,滑动一下,不出所料的需要密码。周泽楷看了锁屏一会,果断按下自己生日,显示正确。

主屏幕还是那张熟悉的图,和他的主屏幕是一样的。他们两个的合照。

想来自己的密码也是孙翔生日,十年如一日没有变过。习惯了,或许也是带着仪式性的意味。

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没变。也是——周泽楷笑了一声——太好了。

 

短信是江波涛发来的,问今晚去不去聚餐。周泽楷想了想,刚准备回复,孙翔的催促声就不耐烦地传来。周泽楷直接打了个“不,休息”上去,放下手机返回浴室。

“谁?”孙翔把大半个身子泡在水里,慵懒地说。

丝毫没有意外自己把他密码猜出来的样子。

或者是根本没有想到?

周泽楷一边在心里暗自揣摩,一边回答他,“江波涛,聚餐。”

又很快说了一句,“说过不去了。”

孙翔在水里揉揉自己的腰,颇为赞同地点点头。

手机又响起,这次周泽楷直接拿了过来。孙翔接过手机,解锁一看,还是江波涛发来的,写道:“也是,小周刚回来是要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呢?”

可以。孙翔迅速回到,在心里暗诽到明明是自己应该休息。他看了一眼,将短信界面在周泽楷面前晃晃,“你回的?”

“恩。”周泽楷有点期待接下来的发展,很快应声。结果孙翔好似很随意地答了个“哦”,就开始在浴缸里玩起手游。

这个发展挺好的。周泽楷想,但接着他还是毫不留情地拿走了孙翔手里的手机。

 

 

 

四年不见,只有春假时偶尔的回来几次,轮回男神教众看到曾经队长几乎都半癫狂,又各个大胆起来。

拍着周泽楷肩的吴启:“队长好久不见你还是帅得我合不拢腿啊!”

周泽楷看了一眼他的腿:“哦。”

自认为非常男人地搂着周泽楷腰的吕泊远:“队长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轮回的纯洁天使男神!”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想这个人入了传媒业后真是动作和用词愈发都的不要脸啊,轻轻推他了一下。

昨天当过灯泡的杜明:“队长这个发色真好看么么哒!”

周泽楷没有看他:“恩。”

江波涛在一旁笑着;方明华还是摆出一贯所谓的“成熟男人的风范”姿态;孙翔在一旁脸色很微妙,想笑又觉得自家男朋友被调戏应当愤怒的扭曲神色。

 

一群人胡喝海塞之际,江波涛走到周泽楷面前,后者正紧紧握着孙翔的手。孙翔的另一只手举着杯子,就其他人的呼喝声一口干尽。

“小孙这几年过的挺好,”他有意无意说道,“小周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

孙翔在旁边满头黑线。这话没问题,但为什么是一副娘家人的口气?!

周泽楷更紧地握住孙翔的手,慢慢说起这几年的经历。饭桌上的闹腾消停了一点,大家渐渐围在一起听他的说话声。周泽楷现在说话还是很简略,但相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孙翔听着他的音色缓缓从耳边流过去,恍惚中有种在对周泽楷使用读心术的奇异感觉。

他低下头,拿起筷子捡了一块茄子放进嘴里。周泽楷讲到尾声,突然转头看他。

孙翔突然就明白了周泽楷在惊异什么。他没抬头,好似无意地说:“啊,你之前喜欢吃来着,我就尝试了一下。”

孙翔之前不喜欢吃茄子,但周泽楷贯彻着不能挑食的理念常逼着他吃。

周泽楷挑了下眉没说话。

那种变化带来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但是似乎没有带来任何隔阂的感觉。反而,离得更近了。

 

餐桌寂静了一会。专业捧气氛一百年的前副队江波涛有意无意地说:“小周和小孙还挺有默契的啊,头发染的是和小孙一个色号的吧?结果没想到小孙也改变发色和你之前一样没染。”

周泽楷看了江波涛一眼又转过头看看孙翔。

突然醍醐灌顶。

原来是这样。

 

这两天各种各样的感觉融聚在他心里,如同蜜糖一样甜。原来如此……他们都因为思念对方,无意识地把自己向对方的样子靠近。

很简单,但很甜蜜很温暖。周泽楷看向耳廓不自然发红的孙翔,想,好想吻他。

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虽然也仅仅是快速地轻轻啄了一口。餐桌一片寂静,然后响起心照不宣地起哄声。孙翔脸红蔓延到了脖颈。他先是愣了几秒,接着迅速暴跳起身,很生气却又因为脸红显得几乎没有威慑力。他大喊:“周泽楷你大爷!”

周泽楷摸着唇,复又握住了他的手,想着,自己也真是太大意了,不能借着这个借口就学孙翔的不假思索啊。

 

 

END

 

 

OOC的吕泊远如是说:我的心好痛。

OOC的杜明如是说:我也是。

OOC的吴启如是说:我的腿。

再一次充当神助攻的江波涛如是说:……我大概没有OOC?


评论(11)
热度(144)

© 不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