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已易主,用来看文
新号>不惑,此号易主!!改名看心情,相遇随缘

【喻黄】夏不夏

写的好累(o´・ェ・`o)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大改

本来就打算写个一千多字小段子结果还是爆字了_(:зゝ∠)_也没爆多少就是了

如果有时间还会给黄少写一个刷流氓的ABO的中篇连载,恩,估计不可能了【泪



五月立夏,六月夏至,七月大暑,八月立秋。

黄少天把自己裹在薄空调被中,咬着从容器中敲出来的酸奶冰棒。空调设置的风劲很强,他动作缓慢地把自己再裹紧一点。

盖着被子吹空调完成。

接下来是吃冰西瓜。

仿佛做任务一般,完成对于夏天所有的执念。

 

夏休期如愿到来。身为G市人,黄少天总是对夏日充满期待。玻璃桌反射着刺眼的光,桌上柠檬水中果肉沉沉浮浮,折射着透明的阴影。他一口喝尽。

红瓤的西瓜有些甜腻,黄瓤的西瓜口感好一点。他一直不大喜欢吃沙瓤西瓜,吃完后口腔还残留着磨砺的质感,粗糙得让人不适。

他在心中的某个清单上默默打上个勾,单子上并列着一个又一个事项:消毒水气味的泳池、冰镇可乐侧壁凝结的水珠、亦或是犹如藏着另一个世界的白云蓝天……这个夏天和往常一样的过,却没有一丝清爽的含义,只有一颗心随着愈加潮湿闷热的空气喘不过气。

黄少天的房子在一个高档小区,物业很有良心,垃圾处理得很快。即使如此,黄少天下楼采购生活必需品时还是能闻到垃圾发酵的臭味,加上炙热的阳光,几乎要了他的胃。五步当作三步走,心脏累得都在向下沉。

 

不明不白的结论漂浮在血液里向五脏肺腑输送:一定是少了什么。

 

气温快要攻破开头为四的摄氏度防线,这场还要持续一个季度的攻防战不肯早早收旗。黄少天吸着冰棒棍跨到电脑前,屏幕上覆盖了一层朦胧的水珠,他抬手随意抹开,心里大喇喇地分析:“少了什么?荣耀嘛。”完全忽略了这几天就是荣耀打太多小号不够爽才在现在闲得思考未来。

不过他仍然开机,但第一件事不是开战,而是闲闲打开QQ,意外的没有什么消息。黄少天不禁摩拳擦掌兴奋地准备发挥他的特长,打出第一句话后突然感到了无所适从的无力感——他竟然无话可说。他,竟然,无话可说。

职业选手群他懒得管,就只把蓝雨群中一个一个损友从下向上扫过。宋晓这家伙看签名似乎是和女朋友出去旅游了,靠脱团狗;郑轩倒是还在G市,但他向来喊着压力山大在夏休期好好放松放松;徐景熙喜欢刷微博不很热爱在群里冒泡;小卢在补课,哈哈哈可怜的孩子;队长……唉,队长呢。

一般群里话题都是他们两个挑起的,当然,更多是黄少天。但即使是他也会有懒得说话的时机——虽然被队员吐槽从未存在过这样的时刻——这时喻文州就会优雅地跳出来,随意扯几个字,话题一下就会延展开。

无论是在荣耀里还是现实中,喻文州都是似作不起眼的样子,一出手便是浓重的腥风血雨味。

 

盯着成员名单良久,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受到了无聊,闲得发慌。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云层一点一点漫卷舒展,树荫下一片细碎的光摇曳得十分好看,就是热了点,好吧是非常热,但无疑,是一个十分适合聚会的日子。热就去KTV,晚上吃着烧烤唱着歌,不喝啤酒喝果汁。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确实是少了太多。

刷屏的冲动又涌上心头,静谧的房间终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同时崩溃的是蓝雨每个人的手机不停息的提示音。

 

今天的我压力山大 2015/7/29 14:29:19

黄少我们听你说话够多了,不用夏休期听了,压力山大啊……

剑圣剑圣剑圣剑圣 2015/7/29 14:30:48

滚滚滚滚滚我可是真心诚意来找你们出来的一个夏天的青春啊你们舍得全部都浪费在家里吗快出来聚一聚玩一玩嗨一嗨浪一浪!

索克萨尔 2015/7/29 14:31:39

少天想去哪里?

索克萨尔 2015/7/29 14:31:43

最近天气很热啊,大家小心中暑。

剑圣剑圣剑圣剑圣 2015/7/29 14:31:53

只是突然觉得老玩荣耀没意思!!!!

剑圣剑圣剑圣剑圣 2015/7/29 14:32:03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指荣耀没意思也不是指玩荣耀没意思我指的是玩小号没意思不过好像也挺有意思的但是老是一个人玩不就没意思了吗!

索克萨尔 2015/7/29 14:32:29

少天你的意思是希望不是自己一个人玩吗?我可以陪你。

 

 

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没有汗,但他以为自己身上出了一身冷汗。

 

 

他和喻文州的关系开始变得十分微妙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其实准确的说,他发现这个问题是在一个月前,那时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一个可以被称作暧昧的层次上。每天早上喻文州晨跑回来都会给他带两三条街之外的双皮奶作为早餐;之前的夏休期黄少天没事就往喻文州家里跑蹭饭,喻家人甚至都了解了他的一些细小的习惯,比如吃饭时说话为了卫生会把脸错开一个角度,喻家人十分欣赏;看电影时是情侣座却感觉不到丝毫尴尬,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直到夏休期前几天,黄少天心血来潮和喻文州出去晨跑。喻文州照例结束后给他去买双皮奶,黄少天饶有兴趣地跟着他。

刚跑完步两个还挺擅长运动的人都感到有点乏力,也许是因为今天不是独自一人。他们拖着脚在大街上徐徐前行。

T恤衫被汗微微浸湿黏在背上有点不舒服,黄少天动作扭曲地伸出手臂向后够那一块。喻文州侧过身带着浅浅笑意地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停下来帮他解决这一问题,顺便就握住了他的手。

喻文州的手掌干燥而温暖,而黄少天的手心带着汗。

大脑当机,想到的竟然是队长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卫生。过一会才意识到两人手相牵的事实,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想法,没有挣扎,他轻轻地挠了一下那个人的掌心。

 

那天他听见了这个夏天的第一声蝉鸣。有什么就开始不一样了。

 

 

剑圣剑圣剑圣剑圣 2015/7/29 14:32:59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我也打累了我只是想单纯地把你们叫出来撸个串我们吃着烤肉唱着歌……

 

长高o(* ̄▽ ̄*)o 2015/7/29 14:33:14

 

黄少你请客嘛?

 

今天的我压力山大 2015/7/29 14:33:19

黄少请客?

 

灵魂语者 2015/7/29 14:33:20

 

黄少请客?

 

涛落沙明 2015/7/29 14:33:23

 

黄少请客?

 

剑圣剑圣剑圣剑圣 2015/7/29 14:33:30

靠靠靠我就知道你们一群人都在窥屏有意思吗?!!我请我请我请!老地方晚上几点几点?!六点半怎么样好的就六点半吧!!

 

涛落沙明 2015/7/29 14:33:35

 

我在外地呢……

 

长高o(* ̄▽ ̄*)o 2015/7/29 14:33:38

 

我父母不会让我这么迟出去的吧……

 

今天的我压力山大 2015/7/29 14:33:42

晚上去喝喜酒,估计我妈又要催我找个女朋友,压力山大啊……

 

 

职业选手手速都快,没几分钟刷了好几层屏。黄少天的心刚刚浮起又一点一点沉下去,潮水漫过,夏天的燥热终于压着人窒息。

这下群里算是开炸了,但他没了劲头,随随便便应付了几句匿了。把自己从电脑桌前推开,在床上肆意摊成一个大字,深呼吸几下。糟糕糟糕太糟糕了,简直比现在把脚丫直接晾在空调底下的情况还要糟糕。本满心欢喜地以为终于能把夏天的感觉找回来,结果是自己闷在自己的世界里等待着发酵。

拉起被子捂住脸,还是没敢继续任性地放着自己的脚吹凉风——一旦感冒了,就真的最后一点夏日的友好都感受不到了,他闷闷不乐地揪着手指,完全没注意到在屏幕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消息框在不停闪烁。

 

 

索克萨尔:少天?

 

 

黄少天躺在床上竟然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是个没有梦的浅浅小憩,但带着夏日那点令人痴迷的清凉。

结果是被冻醒了。

浅睡眠带来的异样迷糊感还困扰着他,迷迷糊糊点亮待机的电脑屏,顺手打开闪烁已久的聊天框,他随手发过去一个“在了在了队长找我何事?”

稍微清醒一点看到时间显示这条消息发送在一个小时前,黄少天莫名其妙地摸摸背,觉得又出了一身冷汗。

对面回得很快,语气还是很轻快没有一丝恼意的样子,“想出去转一转?”

“啊也不是转一转怎么说就是……”打字打到这里终于还是卡壳了,不是只是想出去……而是、呃,怎么说……也许真的发出去会显得十分矫情,但事实便是如此,想找自己的夏天。

不是空调房间里面细微的嗡鸣,也不是口感好或不好的冰西瓜,不是网上宣扬的大众热爱的夏天,而是属于他的,他们的夏天。

 

索克萨尔:那我明白了。

 

索克萨尔:等五点左右没这么热了,我来接你^ ^

 

……

 

剑圣剑圣剑圣剑圣:…………………………

 

剑圣剑圣剑圣剑圣:队长我总感觉哪里有点可怕……

 

索克萨尔:……

 

黄少天趴在床上,带着些心猿意马。这样算是在一起了吗?说到底他们两个没有一个向对方告过白,就是心底有某个默认选项被画了圈,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像老夫老妻一样生活……

老夫老妻。他默默捂住脸,大脑里好像有奇怪的东西出现了。

好好好就老夫老妻随便怎么想吧。即使是老夫老妻,也有时候会互相说些情话?他随意放任思想漫游。今天要不要向文州说些什么话看他害羞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害羞的队长我的脑补快停不下来了噜……

只是躺着胡思乱想,黄少天在不经意间忘却了之前自己深深的空虚感。空调吹出带着金属味的凉风,他的两颊因为突然感受到的寒冷有一点泛红。

他闭上眼睛,看到了树荫筛选出的剔透的阳光。

 

手机铃声响起,他立刻翻身揉揉眼睛,按下接听键。刚睡醒的声音带着一点迷糊的鼻音:“喂……”

“少天?”对方带笑的声音响起,“我在你楼下。”

被冷不丁的击醒,黄少天提拉着拖鞋蹦蹦跳跳地奔向落地窗前,向下看去,有个颀长的身影。心有灵犀,那个人倏地抬头,脸上是安宁一整个夏天的笑。

“我们先去……恩,图书馆,时间差不多去撸串,然后看午夜场的电影,怎么样?”电话里的声音还在安静地吐字,黄少天愣着下意识点点头,又猛然反应过来对方不一定能看清,向着电话傻傻地应了声。

“噗。”似乎是被他的傻乎乎逗到了,那边的声音带着的笑意更浓了,“那好,你准备一下,我在楼下等你。”

“……好。”愣愣挂断电话,黄少天深呼一口气让自己清醒一点。他没有急着准备,而是抬头望向夏日的蓝天,看到一层厚厚的云慢慢地游走。

低头看到楼下的文州站在云层的阴影里,感受到他的视线,抬头安稳地笑。

 

打开侧窗,意外的清爽扑面而来。

他再次深呼吸,是夏日的风。

他的夏天原本迟到了。现在他突然意识到,他的夏天终于到来了。


评论
热度(28)

© 不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