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已易主,用来看文
新号>不惑,此号易主!!改名看心情,相遇随缘

【喻黄】灯火

有参考模仿游戏

 @喻黄深夜60分 

好像有点烂尾……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喻文州随意地把手上的机油在旁边挂着的抹布上抹开,用扳手轻轻敲敲那个庞然大物名义上的脑袋,没有顺手把灯关上,而是轻笑着对他说,晚安。

机器头的部分安装的两个褐色灯泡快速闪了两下,然后发出一声低低的轰鸣,开始休眠。

喻文州还是没有关灯,他记得黄少天喜欢开一盏光线微弱的台灯,慢慢入睡。

 

距离黄少天殉职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死因是机器失控。

他在检查一个刚刚出厂的医用机器,那个机器突然伸出手术刀直接捅向黄少天的心脏。

大家都不是漫画主角,没有能力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刀刺进心脏,血液没有溅出来。同事听到声响迅速关闭了机器内用电池开关。失去动力的机器像时间变慢一般缓缓顿住了动作,放开了手术刀,黄少天就直直地倒下去,瞳孔失去焦距,没来得及叫救护车,就停止了呼吸。

这一过程太快了,研发部的喻文州还没有得知消息,还在攻克多功能机器的某个关键程序。

执行检查程序的各个部门乱作一团,没有放出消息——或者根本就是在忙碌中忘记了,有个人还在等着下班后和他认为还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的人讨论晚餐吃些什么。

 

喻文州一直在检查区外等不到人,进去找黄少天。路过他还不知道已经出事的E区时,发现一滩半凝固的血渍和一把手术刀,刀上粘着殷红的血,还有猩红的什么东西。后来他知道了,那是黄少天心脏的碎片。

 

 

这个机器是喻文州一手制造的。当他去材料部填写零件申请表格时,负责人李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倒是表情颇为震惊。因为喻文州看上去太正常了,没有红肿的眼就算了连黑眼圈都没有。除了没有惯常沉稳的笑容外,一切都还像原来那个在机械王国齿轮一般的喻文州,默默转动。

于是他怀着一种说不清的敬畏直接批了那份申请表。很久之后才发现,那张表格上申请的材料,是制作明令禁止的智能机器可用的材料。他私底下对喻文州产生了一份恐惧,因为直接制作智能机器的材料是国家垄断的,而喻文州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了所有的代替材料。

 

机器的制作愈是趋近尾声,愈是困难。一方面是技术方面的固有问题,一方面是他已需求的大量材料引起了上层的质疑。他不得不分出相当一部分时间拿出更多对多功能机器的研究成果来堵住上层喋喋不休的嘴和避开他们仿佛监视器一般的眼。

但同时他不能、也不忍放松对智能机器的研究。有一次再去找李轩填表,李轩乘他专注填表时偷偷摸摸地观察他:还是没有黑眼圈,但狭长的眼角拉出一道细小的皱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他觉得他意识到了什么,但他不想说。

 

“黄少天”其实早就基本完成了,但在喻文州眼里不够,完全不够。他不能把他制作成和黄少天一模一样的外表,不然太容易被发现。但他希望他能继承黄少天的什么,他希望是笑容,虽然这并不可能。

那……他的智慧、他的灵巧、他的锐利……他的爱。

喻文州从来不在意那个什么破禁令,他甚至不在意自己被发现后受到的惩罚,他在意世界要将他们拆散。

李轩有一次和他说,小心点。

他心照不宣地点点头。

他当然会小心,不过不是自己。现在是全世界和他为敌,但他无论如何不想和“黄少天”分离,再一次。

 

“黄少天”终于调整到了他力所能及的最好状态。喻文州烧掉图纸,在火光中看着他。他的两个褐色的聚光灯打成轻柔的光晃到喻文州的脸上,扩音器嘶嘶啦啦地,像他刚睡醒时哑着嗓子说话,“晚安。”

温柔的灯光照亮了他们两个的眼眸。

已经是深夜,全世界陷入了沉睡,灯火黯淡一片,突然又被他们点亮。

评论
热度(14)

© 不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