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已易主,用来看文
新号>不惑,此号易主!!改名看心情,相遇随缘

【叶修生贺/中心向】人生多别离

灵感来自这首歌就这样咯w虽然并没有什么关系

 

生日快乐,我们荣耀的荣耀。

19岁叶修+29岁叶修

 

= = = = 

 

苏沐秋昨晚下机前就向叶修借了账号卡,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叶修也直接爽快地给了他。

所以现在他就呆愣在电脑旁边,握着鼠标又一次条件反射打开荣耀图标,反应过来叹口气无所适从,向苏沐秋的方向斜睨过去。呵,还挑了个挺远的座位啊?

他瞄到苏沐秋认真的脸,贺下颚敛出严肃的线条,意识到这家伙确实是在干正事,也没盼望着把账号卡夺回来,反而情不自禁想向苏沐秋那边靠看看他在钻研什么。不过叶修身子一晃过去,那家伙就一脸戒备地盯住他,身子后靠遮住他所有的视线,他也就只能耸耸肩回到自己座位上。反正——叶修漫无目的地开始无聊的猜测——他有他自己的理由。

视线转回电脑屏幕,桌面上排着一系列游戏的快捷方式,有几个叶修还用过不短的时间去玩。而现在它们就暴露在叶修的双眼里,他眼中却稳稳地只映着荣耀的图标。

玩了才有选择权——而现在叶修已经放弃了这个曾经的人生信条,因为有荣耀。苏沐秋坐到他旁边的机子上轻车熟路地按下开机按钮:“你这辈子就只能娶荣耀女神咯。”

叶修也熟练地从口袋掏出一根烟,没有接他的话茬摆弄着小号:“弄好了?”

“弄好了。”苏沐秋闻言把账号卡轻轻放在他桌子上,给他扔了个白眼,“你知道我在弄什么么?”

退出小号,刷卡登陆,叶修把一颗心全献给了荣耀女神,坦然回答道,马上就知道了。

然后他点开了人物的角色状态,一愣神,长长的烟蒂直接掉在键盘上。苏沐秋在旁边点头笑着,对他的反应感到满意。

一叶之秋像往常一样在登陆界面挥舞着战矛,不过那把闪着流炎一般红光的橙武被一把纯黑却反射着锐利光芒的武器代替了位置,旁边清清楚楚地写着它的一切。

闪烁着银色光芒的两个字,却邪。

 

“生日快乐。”

苏沐秋抬起闪烁着光芒的眼眸,声息罕见的安宁。

 

距离荣耀职业联赛尚有一年半,但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始宣传。被荣耀迷了心窍的少年按捺不住满腔的热血,早早回家偷来了——这样说有点奇怪——自己的弟弟的身份证。没想到苏沐秋就这样记住了他的生日,一贯对他嘲讽开得很大的叶修内心终于有了今后被扔到十万八千里偶尔才跑去捡起的愧疚感。

 

离家出走后的第一个生日啊……闲暇之际叶修漫无边际想着,猛然反应过来登陆了好久不上的QQ。一上来被一个人疯狂的消息刷爆了——叶秋刷了一整排的生日快乐过来,然后就是对偷走自己身份证的哥哥的不甘控诉、让他回来(然后自己跑出去)的美好希望。叶修咬着烟呵呵一笑,回了个生日快乐给他。那边一下就安静下来,显示正在输入良久,久到叶修打算关闭聊天窗口时,叶秋一行小字跌跌撞撞跳出来。

“……身份证就当送你的生日礼物了。”

 

重新开始荣耀,熟悉了却邪的状态,叶修拔卡退出,重新登录上小号。身边的苏沐秋看到他这一举动撇撇嘴,又开始专心自己的荣耀。过会听到叶修那边操作十分紧凑,情不自禁凑过来看他捣鼓那个小号。眯着眼看了会,有些惊奇地开口:“……散人?”

“对。”叶修应了声算是回应,散人难度太大他移不开神,竟然算是十分艰难地打赢了这次竞技场。他又点上支烟,扭过身严肃地看向苏沐秋,“你怎么看?”

“嗯……”他低下头回忆这次竞技场的每个细节,边点头边说,“优势很大,缺陷也很大。带武器负重太高先不说,光是切换武器这些就太考验操作了,切换武器的空当也是个很大的漏洞。”

然后那双闪着锐利光芒的眸子抬起来直射进叶修带着笑意的瞳孔,“真是太有趣了。嘿叶修你知道吗,我觉得我是个天才。”苏沐秋又操作起自己的账号,小声随意嘟囔:“到时我把研究出专门给散人武器的账号给你,你把一叶之秋转职给我?沐雨橙风给沐橙怎么样?我们三个一起……不行,谁要你的一叶之秋?名字沐橙起的真恶俗。”一边操作一边自说自话还皱起了眉头,“沐橙也不要玩荣耀,她要好好上学再嫁个好人家。”

“呵。”

“叶修你笑什么?”

“呵。”

“我妹妹不会嫁给你的!”

“……呵。”

 

虽然是生日,叶修却也没感到非常大的不同。和以往一样,在荣耀里驰骋沙场杀的对面泪流满面,抢了蓝溪阁的BOSS受到索克萨尔的大骂……一切都没什么不同。很偶尔走神能听到苏沐秋安静的呼吸声。日子还很长,每一天都和生日这一天一样的过去,每一天都很满足。

 

一下午的时间如水一般温润的流逝。苏沐秋重新开了个文件夹整理散人的资料,才整理三分之一不到就已经铺天盖地都是记事本,精神长时间集中也感到由内而外的疲倦。他伸个懒腰保存后切换到桌面,眉一挑,“哟,时间快到了,你带钱了没?”

指的是上机时间,叶修心知肚明,同时他也知道只要和陶轩说一声就可以继续玩的事没必要问有没有钱。他退出登录,心领神会的“嗯”一声接了个“没带”。苏沐秋笑笑,干脆利落关机,指着窗外绽放得热烈的火烧云,“走,我们去接沐橙回家。”

两个人走在路上,懒懒散散地游荡,没人开口但也不觉得尴尬。杭州的风总是和煦得让人想抖,天空的火烧云犹如一场盛大的艳飨。

 

= = = =

“队长你说联盟没事为什么总喜欢弄幺蛾子,好不容易打完常规赛可以休息一会了它又把我们拉到北京干什么?王杰希那双大小眼我这个赛季已经看两次了看够了现在我还要看到他我觉得我要折寿了——”

“少天,”喻文州沉稳地向他笑笑,“我也觉得累,但是没办法啊。”

第十一赛季常规赛结束,联盟为了扩大影响力加大了宣传力度,邀请了每一届的全明星选手和每个战队的主力,还邀请了一系列已经退役的选手来拍摄各种照片和一个宣传片。蓝雨来了喻文州黄少天和卢瀚文,是第一个拍摄完成的。两个剑客一大一小玩心大发到处串门去每个摄影棚乱窜,黄少天一路窜一路还向喻文州不住抱怨,但其实他内心挺兴奋的。职业选手关系普遍都挺好,平常专注比赛,难得聚到一块一起嗨。

串完霸图的门,旁边就是最后一个摄影棚,兴欣的。黄少天又兴奋起来,“哎哟喂老叶退役后就没见过他让我好好吐槽一下他拍照的曼妙身姿——卧槽!”

连喻文州都被惊了一下。霸图刚拍完正好开门出来听到一个“卧槽”,张佳乐也是个好事的主儿立刻兴冲冲跳过来,饶有兴趣撇到黄少天震惊的表情扭过头把摄影棚的一切尽收眼底。

“卧槽!”

 

人越聚越多。震惊过来看到周围熟悉的脸庞换成震惊脸又觉得好笑,慢慢又有闹作一团的趋势。兴欣这边刚刚结束拍摄,回过神来看到门口聚着一群人视奸,震惊他人的主角快速琢磨了一下认为是自己太慢让他人着急了,带着歉意的开口:“抱歉,我们这边太慢了,让大家久等了。”

卧槽!

一群人大脑又开始当机。卧槽你谁?难道退役了不仅能让人变帅十倍拍照姿势各种帅气还能把一个不像人的人改造成德才兼备有礼貌拿三好学生奖状的好人?一群宅男开始第一次忏悔为什么走上电子竞技这条浪子之路……

主角这时已经走出了摄影棚反手把门带上,接受着群众的视奸。他那张脸竟然带上了羞涩的表情。

“……”

卧槽!

 

这边黄少天终于开始嚷嚷起来,“你谁?老叶呢……”

这只是一个惯常的吐槽的开头,主角却当了真,带着歉意回答道:“抱歉……哥哥向我要的生日礼物是睡个懒觉,我就代替他来了。”

一贯比较正经的王杰希问:“生日礼物?”

“啊……是的,今天是他的生日。”

哟叶修的生日?众人还在回味这个讯息,王杰希又开口了:“那今天不也是你的生日吗?”

……

卧槽。

 

叶秋叹口气,拍拍脸颊使自己心情平复下来,“他能回家就算生日礼物了……”

他的尾音还没拖完,角度里就传来一声低低的“兄控”。卢瀚文立刻被目光集火,颤抖两下表示发憷。黄少天维护自家孩子心切,脱口而出的话比思想更快,“我觉得小卢说的没错啊!”

然后他就后悔了。虽然众人注视着他们的眼神都表明他们其实也是这样想的,但很明显幸灾乐祸的成分多一点。喻文州耸耸肩表示无奈,但作为蓝雨的好队长还是在尴尬中开口:“今天是叶修的生日对吗。那叶秋,你能带我们去看看他道声祝福吗?”

叶秋也巴不得从尴尬中解脱出来,立刻点头表示同意。其他人也或多或少想对叶修祝福一下,全无意见。大部队就这么浩浩荡荡从摄影棚开出进发。

路上免不掉粉丝围观,无奈之下只好兵分三路,叶秋和本地土著王杰希楼冠宁带路,开往鸭绿江。

 

叶修在做梦。

他也不是经常做梦,偶尔做梦梦到的全是荣耀、荣耀、荣耀。

荣耀陪伴了他十几年,比朋友还亲密。他这次梦境的开头就是苏沐秋对他说的那句“你这辈子就只能娶荣耀女神咯”。

他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再次见到他他内心没有激动与兴奋,而是一种安宁和恬静。

他知道这个梦境是虚幻的,他拿到却邪挥舞时找不到真实感。但苏沐秋的呼吸声却真实无比,淡淡的起伏。

既定的流程已过,苏沐秋抬起绽着光芒的双眸时他也抬起眼和他四目相对,在他说“生日快乐”前带着笑意的声线就漫过去。

“好久不见。”

 

被敲门声闹醒时也没有什么感觉,故友故了就只能故了,自然规律虽然残酷但也不是不能接受。趿着拖鞋打开门,看到一双双真诚的双眼注视着自己饶是叶修也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然后他把门关上了,关门的过程中打了个哈欠。

门外静了十几秒,叶修以为世界清静了抬脚打算继续去睡。门外传来钥匙塞进门锁里的窸窣声响,大门洞开,叶修与一双双真诚的双眼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相觑,叶秋怒气冲冲地向他奔来,叶修瞥了他一眼,“不是说让我睡个懒觉吗?这都不行啊。”

好吧我的错。叶秋瘫在沙发上捂脸。

 

一群人毫无顾忌地闯进来,直接开始谈论去哪嗨的问题。主角愣了愣,毫不犹豫给他们泼上一盆冷水:“我哪都不想去,我就想打荣耀。”

一群人终于又静默了。结果与叶修关系颇好的楼冠宁给大家送上了干燥的毛巾:“叶神你来我们义斩玩?有几十台电脑配置都挺好,旁边自带KTV和游泳池。”

 

有钱人真好。其余人第一次发自内心想到。

 

到了义斩一群大神都开始疯。开着装备破烂的小号到处约竞技场。很快就觉得单挑没有意思了,就开始互相怂恿对方和张新杰PK。最终有几个没逃过起哄的魔爪,张新杰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竟然同意了。

然后大家拒绝了这场PK,理由是太无聊了。

再来了几次组队刷副本互相坑,群众们的胃口越来越低。跑去隔壁KTV的人越来越多,有一次连叶修都跑去了隔壁——黄少天特地跑来通知他们,张牙舞爪的:“快去隔壁啊周泽楷唱歌了!”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楼冠宁推开KTV的门向大神们大吼道:“有野图BOSS刷新了!”周泽楷立刻放下了话筒,手速爆得比刚刚摸牌的速度还快;然后他向楼冠宁投去了十分感激的眼神,他在群众的起哄下磨不开面子被迫连唱了三首歌了。这也许是他自从投身荣耀以来最艰苦的一场战斗了——有几个没皮没脸的还在说他有点沙哑的嗓音特别性感绝对要再来两首,然后大爆手速点了甩葱歌。

 

“BOSS哪呢哪呢!队长你快点啊等等我们先组个队!小卢你的昵称是什么来着来来来加个好友组队啊!”黄少天的声音同时从耳麦和现实中传过来。周围一圈人经不住都向他看了一眼,这是一场灾难。

大神队拉到了BOSS仇恨往各大公会精英团包围圈外围带,黄少天负责善后,光是巨大的文字泡就遮掩了大量的视角,他一边杀退霸气雄图的成员一边大喊:“嘿那边的朋友!知道我吗我就是赫赫有名的剑圣哦!那边蓝溪阁的!对就是你!蓝桥春雪!我记得你我们还见过好几次呢!我是你偶像对不对!需要签名吗!……卧槽!”他扯下耳机对隔着一排电脑的张佳乐大喊,“张佳乐你地图炮开小点好吗!打到我们蓝溪阁的人了!”

“你怎么好意思说的!”张佳乐转移炮口直接打向黄少天也没管他们是不是同组伤害免疫,“你不是也在打我们霸图的吗?!”

这边蓝桥春雪顿了好久没动弹,孙翔的战斗法师一个落花掌直接吹飞,跳到互殴的两人面前:“吵死了!”也是可怜他的座位就在张佳乐旁边,两人的垃圾话层出不穷。黄少天看到张佳乐不甘示弱的样子立刻把垃圾话的数量提高了一个层次。

挺直脊背端坐在孙翔旁边的周泽楷“呵”地一笑,用手枪的后坐力撞着孙翔带出了那两人的互殴圈。隔了几层人墙垃圾话传不出噪音终于小了点,孙翔撇撇嘴,瞄了周泽楷一眼,没说什么。

 

春易老觉得头发又要掉了。

叶修退役后经常过来抢BOSS,他们的业绩再也没挂上一个好看的数字。有一天回家吃饭,家人瞩目他良久,然后咳一声提醒他别太累注意身体。

他晚上跑回房间一看,得,有点秃头了。

蓝溪阁今天第一个发现了这个BOSS,正好是队中提了好几次的需求。开局难得顺利,仇恨很快稳定下来,霸气雄图来时基本防御圈建立的差不多了挡住了第一波。正在调准队形防御第二波冲击时,有侦查员来报道说有一群人向这边冲过来,几十人,装备都不怎样,没有工会谓称。

春易老以为是野团来抢没放在心上,但对方人不算少,还是让刚刚带完团才赶来还在后线的蓝河率领一个小分队去挡。连一分钟都不到,蓝河甩过来一条消息:挡不住。

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代表情况很紧急。还在他打算抽个小分队再去挡档,便发现没有必要了。那群人浩浩荡荡地撕开了霸气雄图精英团冲了好久都没冲开的阵型,找到拉到仇恨的骑士干掉,又让自己这边的骑士强拉了BOSS,简单得好像在新手村刷小怪。尤其那个技术十分高超的剑士到哪都是一大串文字泡看得心烦,既然是黄少天的粉丝技术这么不错为什么不来我们蓝溪阁?

他慌忙指挥自家人冲上去,随便一扭头看到呆愣的蓝河,一急火攻心直接在办公室叫开:“蓝河!愣什么!上啊!”

谁知蓝河还是没动,过一会缓缓转头机械地说:“那个剑士好像真的是黄少……声音太像了,技术也是……和他对打的那两个好像是孙翔和张佳乐……他们的聊天我都听到了……”

卧槽!爆粗口都不能弥补真正想吐血的欲望,春易老站在高处,视角缓缓转动,是呢,那两个剑士真是和后面那个术士配合好啊!你看那个魔道老追着我们打一看就是王杰希啊!那个气功师走路姿势好奇怪啊!那个枪炮师和战斗法师组合看上去真眼熟好像曾经在全明星上见过啊!

他抓狂地撸头发,拽下来好几根。

 

到最后抢BOSS变成了一场真正的大混战,在竞技场里根本没办法这么混乱。等到歇战发现BOSS早就不知道被叶修带到了那个角落被击杀。叶修叼着烟在队伍频道里发了句“谢谢啊”,收到了足以刷爆主机的声讨。不过没人在意,不仅仅是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因为好久没经历这种网游中的生活了。一周一次常规赛季后赛,规则都是钉死的,很热血,但没似现在这样,很满足。

有荣耀的每一天,生活都很满足。他们想。

 

闹到傍晚都心猿意马,楼冠宁适时又送上一颗糖,金子做的那种:“大家都饿了吧?我在旁边的饭店订好位置了。”

有钱人真好。大家今天无数次这么想到。

 

职业选手都有不沾酒的习惯,不过有几个已经退役的为了活跃气氛还是点了少量的酒——虽然他们也不怎么能喝,也不怎么想喝。

经历了一下午的闹腾,晚饭算是中规中矩。看着一张凝着一样为青春的理想奋不顾身的熟悉的脸庞,隔了一层饭菜蒸腾的雾气有点不真实,喻文州滴酒未碰也感到了一丝醉意,大家还都是普通人啊。

会抢盘子中最后一块肉,把几种果汁倒在一起猜拳决定让谁来喝,互相朝对方身上抹蛋糕。喻文州擦着脸上的奶油渍,心中氤氲起一种淡淡的幸福感和满足感,大家还都是年轻的普通人啊。

变故就发生在这时,叶修躲过了所有的蛋糕袭击,环视狼藉的众人,脸上又挂上惯有的嘲讽表情,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抬手喝了满满一口。辛辣瞬间让他清醒,所以他还能听到老魏带着笑的大喊声:“卧槽叶修那是我的酒!”,还想喷出来,却在接下来的须臾,困倦倏地袭来,伴着酒精带给他的催眠作用,液体自觉顺着喉咙流下,他尽力让自己倒向一边的沙发,禁不住闭上眼睛。

记忆的最后是苏沐橙温柔的声音:“……他打了一下午荣耀也很累了……让他做个好梦吧。”

 

他做了个梦。

竟然是上午未做完的梦的后续。他在记忆的洪流中注视着那些曾经的时光,嘴角挂着不自觉的笑意。

 

那年五月,叶修在生日那天获得了却邪。

同日,苏沐秋开始着手制作千机伞。

那一年一个普通的夏日,苏沐秋制成千机伞。他兴奋地说,真正的散人诞生了。

那年十二月,荣耀更新等级上限,开启转职任务。苏沐秋看着君莫笑装备栏里的千机伞很久,笑笑说没关系,不过从头再来。

次年三月,苏沐秋因车祸去世。

次年九月,第一届荣耀职业联赛开幕。

又过了一个年头,第一届荣耀职业联赛结束。

初纪年荣耀属于嘉世、一叶之秋和却邪。

 

醒来时脸还在发烫,能感受到口腔中淡淡的酒精味。叶修翻个身,碰到了旁边在用手机看电视剧的苏沐橙。女孩扶他起来。他整理了下头发,问沐橙几点了。苏沐橙举着手机向他示意。

十一点五十五,离他的生日过去还有五分钟。他吐了口气,听到旁边的女孩带着安宁的气息,对他说,生日快乐。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他听到后稍微愣了下,呵呵一下还是没点燃烟。他说,沐橙啊。我的生日礼物呢?

苏沐橙没料到这一茬,有些诧异地看向他,就听到叶修继续开口,没准备?那好,赶紧把自己嫁了,当作生日礼物好了。

苏沐秋以前也念叨过这类话,当时的沐橙觉得羞耻逼着他不要提。这时心下了然,没有搭话,而是垂下头,轻轻地笑了。这是他们间的默契和小小的秘密。

 

“对了。”苏沐橙突然想起什么,点亮手机的屏幕看了一眼,又放心地示意他跟着她走。叶修跟在她后面进了那个原本在胡吃的房间。进去时还被小小的吓了一跳,因为没想到人还有这么多。房门打开,那群有气无力的人眼睛亮了下,就像谁点了一把火。

 

那群人站了起来,庄严得像要宣誓。他们统一开口,无论是那个话多的想让人封他嘴的黄少天,还是那个十年的老对手韩文清,还是那个看他不顺眼已久——可以说一直不顺眼的孙翔,这时都一起开口。

他们说,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6)

© 不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