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已易主,用来看文
新号>不惑,此号易主!!改名看心情,相遇随缘

【全职/喻黄】立夏与蝉鸣雨

赶着立夏写这个,看完全职开始爱上夏天。

一提到夏天就想起广州想起蓝雨,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笑

配着IA的耳机与蝉时雨写的,结果发现蝉时雨是秋冬的事……慌忙改了名字w




       夏天的燥热还是没有饶过人。

    

       喻文州随意扯了扯衬衫的领口,身边的人还是喋喋不休,聒噪却不惹人——准确地说只有他一个人——心烦。

     “……队长你说今天怎么这么热啊,北京不是在北方吗怎么比我们那边还热。话说现在才五月就这么热要是到了七月这日子还能过吗……”

     是啊。喻文州整理好领口的最后一颗纽扣,思绪漫不经心到处乱飞。北京确实很热,比我们那边热多了,好像很难得。

“……现在怎么说还算春天吧,话说它不是一直说春暖花开春意盎然吗,怎么会这么热啊……”

唉是吗,还是在春天啊,那么上面那句话要改一改了。喻文州又觉得燥热难耐,还是没忍住扯开了刚刚系好的纽扣,不过还是把领口好好整理一番让人看不出倪端。

“……王杰希那家伙还邀请我们留两天,现在想来他完全是没安好心啊,一定是想把我们蓝雨的两大王牌全部热死在北京。啧,心真脏啊……”

他们微草应该有空调。阳光偏转过一个角度,阴影洒落到喻文州的额发上,终于凉快了些。他把衬衫的第一个纽扣工整地系好,在难得的舒适阴凉中放任思绪天马行空。这盘对义斩没有达到理想结果,让对方多拿了一个人头分,不过也无所谓。蓝雨在常规赛的地狱赛程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应该不会恶心到面对排名十三以下的队伍连输六盘。进入季后赛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又要到季后赛了,翰文现在拿捏节奏越来越得心应手,这赛季……

“队长!”骤然拔高的声音把喻文州从思海中拉了出来。他向黄少天露出一个惯常的笑容。看上去黄少天内心十分悲愤——那束阳光是透不过候机大厅的玻璃照到喻文州身上了,可这下更把黄少天晒得结结实实。他柔顺的棕发在阳光在照耀下焕出金色的光芒。

这下好,身边又多出一个小太阳。

“队长我刚刚收到电信发来的短信息,原来今天已经不是春天了啊,真是欺骗我感情。不过这下看来春天还是有良心的啊没那么热……”

他还打算继续这样絮叨下去,燥热帮他充电一样越说越起劲,结果这一次的话语被喻文州打断了,“少天你刚刚说……春天结束了?”

哟队长也会打断我说话。黄少天掏出手机把调出短信在喻文州晃悠:“是哦队长你看,立夏。”

原来夏天开始了。喻文州莫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愉悦感,他收回漫天思绪认真听黄少天继续念念有词:“不过夏天也好啊,夏休期就要到了。对了队长最近我看了一本关于不丹的游记你不知道不丹那叫一个美啊,我觉得那真是灵魂的净土,队长不然我们这个夏休期去不丹旅游吧!”

喻文州闻言低下头,正对上黄少天明亮的眸子。

这下更好,身边多出两个小太阳。

他绽开一个沉静的笑容,给兴致勃勃的黄少天浇上一盆凉水,“我也觉得不丹很美。但是去那旅游的审批程序很麻烦,现在大概是来不及了……”再给他裹上一层毛巾温水热水供着,“不过玻利维亚应该没问题,那里的乌尤尼盐沼也很好看,无愧于心灵净土。”

是啊。玻利维亚两个天空,都是湛蓝添上纯白,和广州的夏天一样。

他不知道,就在一个月过后,他们在广州的蓝天下结定了终身的誓言;就在两个月后,他们矗立在两份苍穹的缝隙中,天和天之间只有他们两人的倒影。

 

黄少天已经开始查玻利维亚的旅游攻略惊呼好看。飞机从头顶滑过留下一缕淡淡的青痕。早知道就应该答应王队在北京留两天——这两天北京难得是蓝色的天。不过不留也好,没有广州的天蓝。

白衬衫、自动售货机、盐汽水。思绪又开始张牙舞爪地乱舞,喻文州也就恣意地放纵自己。

夏日雨、金色的太阳。不经意间,喻文州又把那个明亮的太阳放进含笑的眼眸。还有蝉鸣。

 

夏天开始了。


评论
热度(14)

© 不懂 | Powered by LOFTER